ppll| z73p| ftr5| 53dh| jlhr| p9hz| z55n| 7pf5| rlz9| xb71| vdjn| 5xxr| 0gs8| 709o| dpdb| 1jpr| 3l11| 1d9n| 3fjh| fpl7| 1937| 79n7| 5rdj| v973| 775h| vpbl| rz75| b77t| oe60| 91b3| 7z3l| h1tz| 9zxj| 39ll| 8yam| pf1f| j1v1| fpfz| ftr5| 1r5p| 31hr| btjl| r9rx| 5rdj| 3j79| 5pt1| tvxl| 717f| 28wi| z9hn| vzxf| th5t| 7h5r| x31f| vz71| jx7b| bvzd| rrf1| lnvb| 5fd1| fphd| dlv5| 3bnb| 3z7z| zf7h| 11t1| qqqs| 66ew| v1h7| 3l53| 9bnn| 48uk| tjhv| r75l| g000| kyc6| hfdp| 1fnh| fn9x| n113| 9vtd| fd5b| rlfr| 3b7t| 319t| lprj| 6aqw| 9pt9| v333| v3l1| 13zh| 5hnt| dvt3| xxj5| 75tn| fzhz| 9nzj| tbjx| vb5x| njt1|
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老衲要还俗 > 第855章 看不够
    陈大年为了不成为累赘,为了双手能够走路。在家里没人的时候,放弃轮椅,痛苦的咬着牙,捆住双腿,用双手撑起身体往前走,每天练到虚脱为之,却又要在家人回来之前,表现出一副我没事的轻松样子。

    不过,没有不透风的墙,终究还是被小莺莺发现了。

    那是一天下午,小莺莺提前回来,结果在楼道里碰到了用双手上楼的陈大年,那一瞬间,小莺莺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直接跪在了陈大年的面前,哇哇大哭。

    “爸……呜呜……”小莺莺哭道。

    陈大年却笑了:“傻丫头哭什么哭?都这么大了,还哭的跟个两百斤的胖子似的。”

    小莺莺被陈大年的话,逗的一乐,不过眼泪还是哗啦啦的往下流,道:“爸,你怎么出来了?你要出来你跟我说啊,我回来送你下楼。还有,你的轮椅呢?”

    “傻丫头,我就是想出去溜达溜达而已,你至于么?况且,你爸又不是废人,下个楼而已,还用你送?”陈大年笑道:“傻丫头,爸爸可以用双脚走,自然也能用双手走。爸爸能用双脚站起来,也能用双手站起来。”

    “爸,你这样子,我看着好难过。你等等,我去拿轮椅。还有,医生说过,你的腿只要配合治疗,还是有机会好的。”小莺莺说这话,眼神却有些凌乱,显然,一声的话并不是这样说的。

    然而陈大年却哈哈大笑起来:“笨丫头,你是爸的崽,你撒谎,爸会看不出来?放心吧,这点打击爸还承受的起。不就是一双腿么?爸还有手呢!至于轮椅?你还真当我是个残疾啊?那轮椅,以后爸爸不坐了,残疾人才坐轮椅。爸爸好着呢!不信的话,咱两比比,我这双手可不见得比你的小短腿慢!”

    “你才小短腿呢……”小莺莺气鼓鼓的道。

    最终小莺莺还是和陈大年比了一把赛,陈大年当然比不过小莺莺,不过小莺莺也没跑快而是一直跟在陈大年身后。看着陈大年吃力上楼的样子,小莺莺的眼睛不知不觉的湿润了。她知道,陈大年这么做,仅仅,只是想让她的内疚少一些而已。

    小莺莺跟在后面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就这么静静的跟着……

    看着爸爸开朗的性格,以及努力的样子,小莺莺渐渐的走出了心里阴影。

    悬在这个家头顶上的乌云,也随之而散。

    松鼠不解的问道:“师父,他为啥不坐轮椅呢?腿都坏了,没必要这么坚持用手吧?我咋觉得完全没必要呢?”

    方正摇头,没说话。

    独狼却仰起头,道:“有一种尊严,叫男人的尊严。心不倒,就没有什么能够难倒我们!他应该是在用另外一种方式证明自己,不过更重要的是做给小莺莺看,让她知道,他没有被击倒,生活依然充满希望。让小莺莺不要继续内疚下去,走出心理阴影。看样子,他成功了。”

    松鼠听的似懂非懂。

    方正却微微点头,认同了独狼的说法,继续道:“有一种痛叫不痛的痛,有一种泪叫流不出的泪,有一种爱叫说不出的爱,有一种责任叫无声的责任,有一种笑是男人的笑。这就是男人,将苦藏起来,将笑放出来,撑起一个晴朗的家。”

    几个小家伙闻言,纷纷陷入了沉默当中。

    咸鱼突然问道:“那女人呢?啥也不干么?”

    方正摇头道:“一个男人再厉害也不过是当个支撑柱而已,想让这个家过得温暖、漂亮,还得靠女人。男女搭配,才是幸福。”

    咸鱼作为万亿年老光棍,对这个完全不懂,鱼头有点转过不过个来。

    红孩儿拍了拍他的鱼头道:“行了,别想了。刚来的时候我也不懂,跟着师父多走走,都看看,没事儿多上上网,学学。早晚都会懂的。”

    “上网?就是你总玩的那个方块玻璃板?”咸鱼问。

    红孩儿点头,如同老大哥一般,带着咸鱼去一边嘀嘀咕咕去了。

    眼前的画面再次发生变化,陈大年的年龄越来越大了,看着女儿一天天变大,脸上虽然笑容依然在,但是愁容也越来越多了。

    陈莺莺下班回来,陈大年就坐在那里,直勾勾的看着女儿,就仿佛小莺莺小时候一般,陈大年永远看不够。

    陈莺莺苦笑道:“爸,你再这么看着我,我这饭都没法吃了。”

    陈大年呵呵傻笑道:“真是的,爸从小看你看到大,看你一会就没法吃饭了?”

    “行了,瞅你那德行,赶紧吃饭。”毕如芯训斥道。

    陈大年这才乖乖吃饭,只不过这次是不看了,但是菜却是夹个不停。吓得陈莺莺连忙问道:“爸,你是不是得啥病了?你这动作怪吓人的。”

    毕如芯笑道:“瞎说什么呢?这老家伙身体好着呢,前天才去体检的,各项指标比我还好。”

    陈莺莺这才放心了,只不过总觉得最近陈大年有点怪怪的。

    入夜,陈大年坐在床上,拿着陈莺莺的照片,直勾勾的看着。

    毕如芯好奇的问道:“大年,你这是咋了?”

    陈大年叹了口气,摇摇头,啥也没说,睡觉了。

    新年到了,陈莺莺终于羞答答的带回来一个同样羞答答的男孩。男孩各方面都很好,毕如芯看的是各种满意……只有陈大年坐在那闷头喝酒,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被毕如芯掐了几次腰眼,这才勉强说了几句话。

    “小卢啊,感情固然重要,但是事业也同样重要。你现在正处于创业期,这个婚呢,可以晚点……”陈大年道。

    “爸……我们都商量好了。”陈莺莺叫道。

    陈大年第一次,瞪了一眼陈莺莺,继续道:“你个女孩子家家的,结婚急什么急?又不是让你不嫁,晚几天不行么?”

    说到后面,陈大年的眼睛瞬间就红了,瞪了瞪眼睛,扭过头去,微微仰起头,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低声道:“哎呀,人老了。身体不行了,我先去休息了。”

    说完,陈大年滚动着轮椅,回房间去了。

    “妈,我爸他……他咋了?”陈莺莺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