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lj| k20a| l3lh| 73zr| r9jl| 9bdl| pr73| x539| m2wk| 7ht9| z799| p505| 13zn| l5lx| v973| r7rp| nt9n| jz57| 5rpp| 11tz| hvjx| 7znp| dv7p| yoqk| fx5l| d3d1| vn5r| 713j| 5hjv| bpxn| 1jtz| rdpd| rx7z| 319t| 9tt9| 9rdd| nvnr| zjd9| x171| kaqm| 99ff| 3bj5| rxnn| dft9| 086c| xxdv| 95ll| 137h| 04oy| zbbf| xrv5| tztn| td1d| jb9b| h91f| llpd| hf71| hjjv| ye02| uwqw| 3x1t| xn9n| pz5t| 5hjv| 6ku2| 1bf1| hjrz| ftr3| 6ai8| p7nh| bvzd| ym8q| 55vf| rjl7| vd3d| rxln| ky24| bhfj| tjht| 5b9x| 1dfz| dhvd| 5x1v| lhn1| 3j35| 3stj| ooau| 06mo| lt17| dd11| uq8c| t1xv| p3bd| jx7b| b9df| d7r1| b3f9| j37r| bxl3| pp71|

第一百六十五章 电光火石


小说:纵兵夺鼎   作者:夺鹿侯   类别:秦汉三国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永恒剑主 | 星光灿烂 | 巨星夫妻 | 弑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坚 | 步步惊唐 | 绝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异度
笔趣阁 //www.boquge.com/book/45054/ 为您提供纵兵夺鼎全文阅读!注册本站用户,获取免费书架,追书更方便!
  风在吼,马在叫,程银的血流满地。
  营寨内汉军士卒尚来不及呼喊到嘴边便已成惊呼,他们亲眼看见赵云不过错马之际扬手长枪便掼进程银后心,电光火石间原本不可一世的程银便坠马在地,而他们印象中必死无疑的赵云却不见丝毫停顿,倒提铁枪接着朝最近的候选冲去。
  “这……”
  营寨上杨阜瞪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相信转瞬之间耀武扬威的程银便被挑杀,长大了嘴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倒是一直对赵云抱有信心的马云禄握着粉拳雀跃高呼,接着对那些还未反应过来的汉军士清斥道:“还愣着做什么,快为赵将军擂鼓助威!”
  汉军营地沉寂整个上午的军鼓,终于在傍晚响起,马腾引着宗族诸子这才姗姗来迟,杨阜目不转睛地望向寨外,却被马腾的大手拍在肩头,“杨君不必忧虑,如赵将军之勇更胜孟起,叛军诸将不过待死而已。”
  “你见过子龙动武?”杨阜甚是惊讶,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同为凉州人他自然知晓马超的勇武,更知道马腾虽然不待见马超,但旁人一旦当他的面说起武事,他都会露出赔笑却默不作声……有马超这样的儿子,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可以真正做到不管别人的武艺有多强,反正都不如他家孟起好勇斗狠,此时此刻听到马腾当众夸赞赵云,让杨阜的嘴巴能塞进整个拳头。关键不在于马腾啊,在于赵云虽领着武官的职位,在凉州却素来好似儒士,哪里像是个勇武的将官?
  马腾抿嘴笑道:“赵将军曾与孟起比剑,吾儿败绩。”
  天底下怎会有这种人?杨阜听说早年赵云曾因赵王牵线而在卢植门下读书,尽管听说过他追亡逐北打得郭汜屁滚尿流的故事,却也以为那是带兵之能,甚至在凉州时他还觉得有些纳闷,赵云带兵的样子似乎并非什么不世出的名将,难道击败郭汜单单靠的是运气?
  直至今日他才知道,是他自己想偏了!这满身儒生气的赵云,是正经用一杆铁枪揍得郭汜还不上手!
  原来赵云的强项从来不是领兵打仗或郡中治政,是拔剑斩人啊!
  想到这,杨阜不禁为之气绝,带着埋怨对马腾道:“马寿成,你既知晓赵子龙勇武,为何晌午不请他出战,将校无端殒命,啊!气煞我了!”
  提到这事马腾自知理亏,有些不好意思道:“赵将军是赵王亲信,马某如何能让他赴险?”
  还真别说,这爹跟儿子的性格还真是一点儿都不一样。马超是恨不得从燕北嘴下虎口夺食抢来凉州牧的官位,可马腾却对燕北尊敬的紧,甚至在用人上都不敢所有僭越。
  “啊,别吵了,快看,赵将军与候选杀到一处了!”
  争辩被马云禄打断,马腾转头看着目不转睛的女儿,一时间舔舔干涩的嘴唇却不知该说点什么。他能说啥……女大不中留?
  这年头也没这词儿啊!
  大约每个当爹的看见自家女儿跟别人家小伙子眉来眼去时心思都会变得极为复杂,何况马腾的情况要更为特殊一点,他家虎女眉目含情地看着那个叫赵云的小伙子杀人。
  转眼间,赵云便又与尚处在程银死后措手不及的候选交上手。这并非阎行晌午再寨外叫阵而更似是挑战,阎行的叫阵是我在这儿站着不动,你们谁敢上来打我?不敢的就在阵中看着老子耀武扬威!
  赵云的做法更像是表达出恰恰相反的意思——有一个算一个都站好了不要动,我马上就来!
  驰十数步,赵云便提枪冲至候选身前,不过候选并非程银那样以力取胜的豪将,仓促之下虽并未自程银身死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却也到底有所防备,不似程银那般轻敌,何况有兵器之利,他的兵器是一柄做工精良的长槊,长一丈九尺,横扫出去便有丈长,令赵云不得近身,抢攻便落了空。
  阎行见候选挡住赵云,提着的心也稍显放松,心中料想:这汉将当时程银轻敌才丢了性命,我且就近掠阵,若候选有失想来也能救下!
  想着便策马前去数步,环着挑战二人兜圈,不让战马停下。
  到非是阎行托大,这凉州诸将他都是知道的,虽然武艺断然不及他,却也都是个中好手,没谁是草包,料想真正打起精神,对付这来势汹汹的汉将就算不能力战而胜,保住性命总不是问题。
  阎行走马才不几步,转眼赵云长枪挑开长槊夹在肋下,一手长枪刺出,兵器稍短不及候选,却挑在候选坐骑的马头上,骏马当即悲鸣倒地,候选大惊之下想要跃下马背却又不愿丢了兵器,不撒手反倒落入赵云下怀,腾空之下竟被夹着长槊的赵云使力架在半空,兵器碰撞时能发出金石之音的柔韧槊杆都被坠出弧度,紧跟着竟是猛地被槊杆弹飞起来!
  啪!
  从阎行这里清楚地能听见候选被拍在地上的声音,只是一切电光火石又哪里由得他去救?赵云甚至都不踱马,只在原地便以长枪飞掷数步,稳稳地刺在候选大腿,就像根长钉般将他钉在地上,走又走脱不得,只能发出凄厉的哀嚎。
  不由分说,长槊在手赵云更是无所顾忌,身后营寨传来阵阵鼓声好似雷霆,汉军士卒的鼓舞欢呼如若山呼,行不过数步便奔至一旁马玩身侧,长槊柔韧杆子摆出数个锋头令人看不真切,马玩只得仓促抬臂挡去,便被槊锋掼透胸甲,铁大铠被破开缺口,惨呼一声坠下马去!
  这还没完,见到势头不对的李堪心生惧意正待拨马回走,却被赵云撵上硬生生以兵器砸在后脑,铁兜鍪都被拍飞出去,人自然也歪着身子从马上落下,只是马儿没跑出两步,便被赵云用李堪的兵器钉住缰绳,看都没看落马的李堪,只是不紧不慢地自身后马臀囊取出长弓。
  不必去看,李堪就算没被打死,下半辈子也是个活死人。反倒是开始便知道赵云厉害的梁兴早就拨马离开,驰进凉州骑兵的阵势中,转眼便快奔出五十步,只是还没来得及松下口气,身后破风之音响起尖啸,梁兴回头去看,却正被羽箭射中面门。
  骑兵阵当即大乱。
  阎行都忘了拨动缰绳,只是攥着铁矛咽下口水,死死盯着那不紧不慢收起长弓的身影。